29浮萍与树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翌日,雨下了一整天,夜幕降临,才终于停歇。

老槐树下,折迭桌子上,一鼎香炉,两根香烛,三样老严爱吃的食物。

没有遗体,没有灵柩。

一个简单的灵堂,一条鲜活生命的终止。

严鸿波父母早逝,亲友寥寥,唯一熟稔些的就是他的工友,都来上香,送行这位昔日的同伴。

其中一人说:“嫂子,严哥他是想好好和你过一辈子的,生孩子什么的他都不想了,说是只认准你一个,结果没想到唉,嫂子你节哀顺变,保重身体。”

闻言,程晚愣了愣,片刻后才酸涩地开口:“谢谢你们来送他最后一程。”

陆陆续续也来了一些相熟的街坊邻居,程晚一一与他们鞠躬致谢。

随后便是寂静漫长的夜,星月黯淡。

/

梁屿琛到的时候,程晚静静地站在树下,香烛摇摇欲坠,几乎燃尽。

她只淡淡抬头看他一眼。

梁屿琛给严鸿波上了一炷香。转身问程晚:“瑶瑶呢?”

程晚:“王婶陪着她。”

“嗯。”梁屿琛点头,“孩子情绪波动大,这段时间别让她单独一个人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程晚平静地答。

沉默在夜色中分外难熬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程晚的耳边传来男人极轻却认真的声音:“对不起。”

她有些微怔:“什么?”

梁屿琛顿了几秒,说:“那天晚上,是我第一次喝酒。”

“以前我从未接触过酒精,因为我认为,酒精除了麻痹神经,迟缓行动,以及酿成无法挽回的冲动后果以外,毫无作用。”

“事实证明,我从前的判断是正确的。”

“那天晚上,崔小姐递过来一杯酒,我原想拒绝,可转头看到你和严鸿波举止亲密,”他声音停滞一瞬,再开口便变得酸涩,“我觉得很难受。”

琥珀色的液体滚进口腔,刺喉、辛辣、灼烫。每咽下去一口,这种不适感便与焦灼的心境融合交汇,在两种酸楚中达到诡异的平衡。

程晚却忽然自顾自开口:“梁屿琛,你觉得老严临死的那一刻,在想什么?”

“是在恨这个杀死他的抢劫犯,还是恨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有一腿。”

梁屿琛眼皮猛地一跳,皱眉道:“想这些只会内耗你自己的情绪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老房子着火 逐妄不归 欢迎加入yin乱皇朝(原yin乱后宫) 【邱饼】少卿和他的竹马将军 清冷上司竟是XL 破碎的他,情夫四个 医生也想加入 荒谬哲理 通感商店 三伏天 请让巨乳修女治疗你 无足鸟 【原神all空】掌中世界 皇家御用 一次美好的体验 崩坏星穹铁道 神降 闲泽)始是新承恩泽时 被死对头强制爱后 在戒yin所不间断被爆炒(快穿np)